段时间没有更新了。
6月份上线了“叨叨”,本以为会将很多的心情域思绪倾倒其中,然而好像事与愿违。

或是成长的缘故,有许多的叨叨,习惯性的自我消化。
当然,也可能是因为懒,又或是因为在家憋太久的缘故。
今天想起更新博文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在颓废低谷的时间里,我忽然醒过来,想起了某个人。

8月3日,我本该去问候一声的。
奈何沉浸在低谷里,时间或许真的会冲淡一切。
就像是某人说的下次一定,便意味着下次不一定。
我试图与时间抗衡,然而结局却仿若已昭然。

新书真的拖了太久了。
主要的原因是我懒,其实也是因为不太顺利。
一开始打算写出来纪念我的大学青春,然而最终在市场的要求下,慢慢改成不是我心目中的那样。
也许自己想写的,永远不会受到市场的认同。
与此刻我在私人博客上,无病痛吟,一般无二。

好像有些扯太远了。
很小时候的语文老师便教导过我们,写作要抓住中心思想。
可是这是我自己的地方,所以我并不打算按语文老师说的那么办。

先总结一下21年的前半年吧。
告别了集大,短时间内告别了厦门。
我一定会再回去的,应该不只因为某人吧。
许多事情真的随时间改变了,比如父母的身体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硬朗,老姐也将面临着谈婚论嫁的问题,周遭的一切都让你不得不去成长……
名利有时真不是我想要的,然而却不得不去争。

时间很快,亦很短。
有时候我的觉得孤独终老挺好的。
有时又有点遗憾。
遗憾我喜欢的不喜欢我,我不喜欢的,却往往对我有些特殊的想法。

也许再过两年就会收到某人结婚的请柬,也可能收不到。
但很多承诺,真的会被时间吞没。
当然,说是吞没,其实不过是有一方食言了。
毕竟许多未成熟的承诺,让成熟的人没有人遵守的能力。

在海涛楼月亮的见证下。
我与某人说过:粉红色鲨鱼的故事、时间会证明一切的承诺、我很喜欢厦门、我很喜欢某人……
给某人算过命、和某人喂过猫、合过照、喝过酒、打过电话……
好吧,我可以确认,这些事情的确可以与别人一起做。
只是我不喜欢,甚至会觉得烦。
人生不如意事长八九,这才是人生嘛!

我真的要开新书了。
虽然被修改过很多遍,但好在某个名字没有被改。
不出意外的话,会发在爱奇艺。
书名叫做《文娱:开局表白全班女同学》
记得当时问过某人,我说我新书会写一个关于渣男的故事。
她说我误会了,她不会喜欢渣男。
后面我就改了一些,然后越改越多,额,一言难尽……

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法说些什么。
甚至于写这么一篇文章为了什么,有什么意义。
不过我听过一句话,人生便是因为其没有意义,所以才有意义。
大概是这么说的吧。

这段颓废的时间里,我看到太多的朋友离开。
不只是生活中的朋友,甚至于虚拟世界的。
网文的趋势在变,旧一代的人跟不上,大概率便是落幕,而后便有后浪冲上来。
我感觉我就是那个旧一代的人,不过还在垂死挣扎。
星宇师傅、疯子师傅、还有晴天老大、以及当年的那些拼字的兄弟。
猫腻封笔了、三少的斗罗出到第五部了、土豆的新书没有兴趣看、飞天鱼和净无痕等等当年创世的大佬们。
有的不在了,有的已物是人非。

仔细想来,这一路我几近独行。
再细想一番,我成长最多的,也是于孤独之中所获予的。
命运中所有的给予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码。
这算是有感而发吧。

文末,附上一段摘录。
这是我前段时间看猫腻的《大道朝天》,在书末的后记(窗外的湖)中所看到的。
这并不是猫腻的原创,是他很喜欢的文字,我看后,亦觉得那就是一首好的不能再好的诗。

请允许我再次抄录于此:

史铁生《我与地坛》
“但是太阳,他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是旭日。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,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。
那一天,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,扶着我的拐杖……
有一天,在某一处山洼里,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,抱着他的玩具。
当然,那不是我。
但是,那不是我吗?
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。
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,大可忽略不计。”

辛丑牛年,七月初二,记!


如果有可能,我会记录此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