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。
现在厦门的温度是7度,海涛楼靠着海,可能还会更冷一些。
刚从床上爬起来,踩着拖鞋走到书桌前,打开电脑,插上移动硬盘,然后酝酿一下今晚要写一些什么。

好吧,酝酿了片刻最终决定还是随便写点,有不全面的年终一点总结,还有心情,一点点关于未来的想法等等。
时间如白云苍狗,两年转眼就只剩下半年了。
可能是疫情的缘故,我真觉得很多事情还来不及做,比如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。
我必须承认,容易感性这一点是我的缺点,会好好改正的。

博客停更了有好几个月,从明天开始我应该会尽量做到日更,将这里当做日记一样来写,毕竟是用来当做年迈时的下酒菜的,太少了到时候估计都喝不下去。
昨天是一点左右起床的,就点外卖吃饭啥的浪费半天。
下午时候陈飞来宿舍,说有个厦门的赶海博主做活动,让我们去庆丰二手车拿石蟹,一个人五斤(下面附图)

如果能送回家更好,毕竟对于年轻人而言,吃螃蟹这种麻烦的事的确是有些为难。
当时问了,扁蟹一斤10元,我想寄五斤回去,不过我发消息给我姐,我姐问了我爸后,得到老人家的回复是让我不要买生鲜,因为怕我不会买,到时候买到螃蟹太瘦了。
同样的消息我还分享给了李姑娘,她说挺喜欢。
因为临近毕业缘故,我想留在厦门,我也想养只猫。
我问李姑娘喜欢什么猫,她说布偶和金渐层,我也喜欢。
晚上我就回来煮了螃蟹,挺简单的。
不过吃的时候我才知道,我爸说的没错,那些螃蟹的确很瘦(下面附上螃蟹的图)

晚些时候杨捷来了宿舍,随口问了两句关于毕业后要做什么。
就到阳台上谈了一下,他说他搞了一个贸易公司,做礼品的,我大概的听了一下,大概就是帮人做活动策划,然后利润点放在策划用材上,思路还可以,就有打算想跟他一起试试,具体的等后续再看。

好吧,我其实比较喜欢写心情,年终总结啥的的确是有点乱,等农历过年的时候再写吧。
大概就稍微捋一下思路,今年疫情期间注册了月城工作室,然后来学校前开的新书《摊牌了:我是魔教教主》,其实它原来的名字叫做《本座天魔教教主》。
有点中二,开头是挺早之前写的,然后修修改改才发出来。
这本书扑街了,可以说在意料之中,前期还可以,但是后面的确是我个人状态被影响了,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可能没在线上。

关于新书,大概是文娱都市类的吧,算是转型。
重生到平行世界,表白心爱的女孩开局,希望可以火吧,毕竟再不火也许我真的就老了。

其实也有挺多想写的,但不知为何突然就写不下去了。
就在文末说一下自己的心情与感想吧。
不太好,我的确不够勤奋。
我很喜欢李姑娘,但李姑娘应该只是将我当做了朋友。
而且自从喜欢上她以后,我的确是有点自卑。
李姑娘本来的生活就挺好,论家境我应该是比不上她的。
就突然想起那句话,学校里都是比社会上好的女孩,而社会上多是比学校里好的男孩。
我事业不稳定,收入不高,给不了她公主一般的生活,有时候我真的怀疑就算李姑娘喜欢我,我真的敢让她随我冒险么?

当然,自卑只在对她的时候,除此以外,我的自信真的突破天际。
如果非要有一个人来陪伴她的话,那个人不能够给她好的,让她开心快乐,那我宁愿她跟着我。
至少我很确信我对于她有多大的决心和勇气。
我相信并会努力,让我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。
只要所爱的还在。
我便会一直向前。
也许有天我会变成冷漠无情的人,但至少此刻我的心中仍然如烈日一般炙热。

还有关于未来。
引用抖音上“画一个故事”的一句话。
“最近又去了不少地方,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大。大家没必要,都过同一种人生!”

无论是爱情也好,事业也罢,又或是生活态度。
我都赞同它,大家没必要都过同一种人生。
希望我可以做到!


如果有可能,我会记录此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