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,这篇文章是浅谈我的写作之路。
只谈一点儿缘由,但在谈前,有些话不吐不快。
本来这些话我是打算在腾讯系的网站上发的,但看到一些人的结局,便选择发在了个人博客上。
(这也是我创建个人博客的原因,现在的世界,舆论已有被资本操控的可能,故想给自己留一片净土,待我余生某日回首时,不失为一道下酒的好菜。)

许多同行想来已猜到,关于阅文新合同的事近来闹得凶狠。
身为网文圈的底层扑街作者,我一直未说什么,一来是觉得人微言轻,二来便是网传的许多消息虽然上了热搜但并非亲眼所见,故不敢多言。

不过,就在今日我看到微博上天蚕土豆、梦入神机、番茄等等大神作家发言,才敢对这件事言之一二。
首先我个人对于阅文的新合同十分抵触,新书《万物回收系统》就是在收到更换合同的签约站短后删除内容,停止签约的。
这里我得说个实话,我当时停止签约主要是觉得新作品不够好,并非合同的原因,其实一直以来我也没有关注合同,甚至此前的作品签约也都并未认真去看合同,毕竟那么多页的字,看着就头痛,只按照签约编辑说的在哪里签字就在哪里签了。

直到近日,我才发现原自我签约开始,著作权就不完全属于我了,至于新合同更是毫无人性(具体如何不少网文大家已发声)。
气愤!!!
但又能如何,很敬佩那些发声的大神,还有一些发声的大佬(如知名编剧汪海林),因为他们的发声才让事情可能有一点儿转机。
最后说一下我个人的观点,如果接下来合同并没调整,那我应该会到其他网站去,或则以后直接在博客写书啦。
下面附一张为在知乎上广为流传图片;

下面就谈谈我的写作之路 。

大约是小学四、五年级的时候我接触到的网文小说,当然,最初接触是出版作品,就是出版的《斗破苍穹》、《斗罗大陆》、《遮天》、《善良的死神》、《神印王座》等,这些作品我家中许多我家中还有实体书籍。

那时候便很喜欢这些作品,但是家里人是不让看,也不给我钱买课外书。所以,那个时候为了能看到这些书,做了不少荒唐事(日后再提)。

后来上了初中,因为小时候便酷爱语文,再加上初中第一位语文老师,翁晓燕老师,她对我很好,让我对于语文这门学科更加感兴趣,开始阅读更多的课外书。
那时候我上语文课前还经常给全班讲作文。
那时候我还是一个话很多、很开朗幽默、并没有很多大烦恼的孩子。
那时候……(日后再提)

对我影响一点比较大,应该是初二的时候,翁老师调离我们班,我当时很舍不得,所以在翁老师教我的最后一次期中(或是期末记不清了)考试中,我很努力,语文拿到了年段第一。
记得许多同学都很喜欢翁老师,临别都给她送小礼物。
我初中时给许多老师送过礼物,多是买些幼稚俗物,唯独送给翁老师,是一份对当时的我而言比较珍视的一个东西。
一张奖状“海峡冰心杯全国征文二等奖”,上面盖了好几个教育厅类的印(奖状故事日后再提)。

后面换来一个陶老师,也不错,但不知为何其实并不是十分喜欢。
当然,我也做了不少事,比如将周记写成散文、给同学们上公开课等等,一些现在想来也觉得很有趣的事情。

这些是我上述提的是我的初期写作。
偏向于应试教育的作文,到后期我将周记慢慢写得长了起来,开始模仿小说风格。
那时候被老师提过一次,说周记不要写成小说。
但是我并不想听,因为我喜欢那种风格,我努力学习,也想有朝一日可以写出一本打动人的好作品(虽然后面因为金钱去迎合市场,背弃了这个想法,但时至今日我心中依旧有这个念头)。

当然,初中的我正值叛逆期(有多叛逆有机会再写),成绩不好,辜负了许多人。

初中太多故事了,三年从童年过度到少年的是月,三言两语怎道得尽,待日后得空再写吧。

人生的转折点,写作之路的起点,距离中考百日的百日誓师大会。

空中操场上气势如虹的宣誓,大会议室内的阿绉书记的话,还有身边所有同学们齐头并进的奋斗状态。
那时候的我才幡然从叛逆中醒悟,我有悄悄的问过我初中政治老师,天哥,一个很好的老师,我的言外之意是我如果百日誓师开始努力,能否有机会考上一级达标校,他鼓励我,但我心底已经有了答案,努力也只能进三流高中。嗯,毕竟他人三年的努力你怎么可能短短百日就弥补了呢。

那段时光是难熬的,不仅仅是学校,更有家庭的因素,我就像是一只面临绝境的蝼蚁。

我人生第一次真正地思考了一下未来。

我想开始写小说,挣稿费,我就上课偷偷写,用笔写,写了好几本,虽然最终都没用上,但那段岁月发生了一件想来要我记忆终生的事。

那是夏天,同学们昏昏欲睡,数学老师,杨老师将我稚嫩的文稿拿到讲台上狠狠“念”了一番,言语间带几分调侃,说让我给他签个名,说我以后要成为畅销书作家我的签名可不得了,全班人听到他的调侃,不由得哈哈大笑,精神了起来,而后他继续讲课,并未有人注意角落失落的我。

一日我到家后向父亲提出了我的想法, 我要辍学回去写小说。
父亲拗不过我,便带我与老师谈,那一天我无比怯弱也无比勇敢。
我说我想回去写小说,所有人都不看好,觉得我自毁前途,说万丈高楼平地起,说我要好好学习,考上好的学校,上好的大学然后毕业再然后才能开始从事我想做的职业,他们都觉得我应该按照他们所设想的人生轨迹去活。
最后老师说让我先请假回家,让我认真考虑。

你以为事情到这便结束了,不,它才刚刚开始。

纷至沓来的是所有亲戚的问候,训教、甚至还有往日里姐姐、哥哥们变相的说法。
当然,更对我性格产生影响的是我的家,那段岁月里家中除了姐姐可以说一两句话,父亲还有母亲对我的态度改变了许多,或是因为我自己该表在先,这让我不适应但不得不适应。
时至今日,我的母亲还时常提起我小学、初一时是多么优秀,多么听话,说养条狗好歹也能听话,我竟不知说些什么。

我不知那时不到15岁的我怎么挺过这一切。

那段时光我甚至不愿意回忆,但毕竟是记忆,那些日子我不断埋头写作,我让我父亲买了人生中第一台台式电脑,花了两千多。

我熬夜写书看书,连着几天不睡,我心中之想着能好好写小说,然后挣钱,然后报答父母,然后不被那些昔日的同学们甩在身后,未来给那位数学老师一个签名等等,念头太多了,只记得心中有一股信念支撑着我当时稚嫩的灵魂坚持下去。

那段岁月中我人生第一次意识到了金钱的重要性,也许是那时候开始变的,我变得越来越不酷,越来越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人了。

许多人问我才19岁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老。
问我为什么不怎么爱说话,问我为什么没有以前那么幽默阳光……
呵!!

很幸运走了一些弯路,看到自己的不足。
我遇到了我的几位师傅,再后面遇到老大,那时候他是创世的责编晴天,他给了我一个机会,虽然我写得狗屁不通,但那时候对我而言,绝对是照亮了人生。
不到十五岁,我人生第一次签合同,我感觉生命仿佛有了新的希望。

写作之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

这前后许多大事小事,甚至一些人的只言片语都影响我甚大,文中不写,等日后有机会应会提及吧。


我可能是有些贪心了,想把每个人都留在最初相遇的时候。